活动


一位值得发现的艺术家:荷西·德·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José de Almada Negreiros)

2 年 前 - Julie D.

 "做一个现代化的人就如同做一个优雅的人——重要的不仅是你的衣着打扮,也是你的为人举止。要现代化并不局限于使用现代书法,你必须对新事物拥有一颗真正的好奇心。”

——荷西·德·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绘图”大会(Conference O Desenho) [Le Dessin], 马德里,1927

20世纪初期,旧欧洲在一代人对新事物的渴求之下饱受冲击。葡萄牙的第一场地震发生于1910年 ,这并非是和1755年一样的地质结构上的地震,而是一场政治地震。 1910年10月5日,共和党推翻了君主立宪制。在前一天10月4日,他们取得了里斯本的多数席位,选举结果导致了人民起义。10月5日当天,共和国宣布成立。

这些事件开启了一系列快速激进、触而即发的变化:在1910年到1925年之间,葡萄牙出现了不下45个政府、8位共和国总统、7个立法机关和 5次议会解散!

未来主义——对新开始的强烈要求

荷西·德·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 出生于1893年,1910年时满17岁的他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度过了青少年时期。 他一直提倡未来主义,是欧洲现代主义的伟大人物,但他在葡萄牙外却鲜为人知。

自学成才的内格雷鲁斯于1913年展出了自己的素描和漫画作品。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遍布欧洲的现代化新生代的一员。当时的欧洲社会因为习故守旧而逐渐变弱,年轻人们想要脱离这些枷锁。

科技加速创新,社会道德的跟进却十分缓慢。为了应对这些社会发展的惰性,现代主义者们十分向往一个不断进步、快速运转、充满新科技的世界。

对于包括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在内的理想主义青年们,一切都有可能。 在欧洲当时典型的、无比沸腾的活力的影响下,他也蠢蠢欲动。

内格雷鲁斯的天才禀赋举不胜举,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插画家、画家、作家和诗人、舞台设计师和编舞家、瓷器家和雕刻家、杂志创办人和编辑。闲暇之余或是为了挣钱养活自己,他也是舞蹈家、工人、演员和导演。

Editions Chandeigne杂志 - Jose de Almada Negreiros

以不敬出名

和与未来主义相关的另一个运动——达达主义——相似, 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豪不犹豫地用幽默做言辞武器。他在1915年出版的反对丹塔斯宣言(Manifesto Anti-Dantas)就是很好的证明。

朱力欧·丹塔斯(Júlio Dantas)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以剧作家的身份为人所知,同时也是一位外科医生和散文家。他有个古怪的嗜好,就是喜欢批判现代主义杂志Orpheu。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以一篇站在Martinho do Rossio 咖啡店桌子上朗读的宣言回击了他,同时也批判了所有古板的学院派作风。在他看来,正是学院派使得葡萄牙的艺术生活窒息。宣言的第一句为此奠定了基调:

“停止胡扯,停止!

愿意被丹塔斯(Dantas)所代表的一代人是丧失了自我的一代人!是聚集了贫穷、卑劣和盲目的一代人!是由江湖骗子和出卖了灵魂的人掌舵的、 没有底线的一代人!丹塔斯的存在证明了一个人并不因为能写作就知道如何写作! 丹塔斯熟知语法、句式、医学 ,他知道如何为主教准备晚餐,他知道一切,却唯独不知道如何写作,然而这正是他唯一在做的事情!”

在他的《未来主义者的最后通牒》("Futurist Ultimatum")一文中,他使用了同样具有煽动性的语气,让人难以捉摸这到底是出于戏弄还是傲慢:“我不属于任何革命一代,我属于建设一代。我23岁,有着23年的健康和智力,我是我人生经历的自觉产物。作为一名葡萄牙人,我相信我有权要求一个配得上我的国家。”

那么,他到底是一个令人无比头痛的家伙还是一个有远见卓识、有煽动性的天才呢?这些出格的事情会在后来的萨拉查政权下将他自己击倒。在萨拉查政权下,他是依靠政府的命令才得以存活。而政府对艺术家的幽默感却并不总是看得顺眼,他们甚至打算销毁内格雷鲁斯在Rocha do Conde d'Óbidos海运码头上的上光花砖壁画,最后多亏古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若昂·科托(João Couto )出面调解才得以保存。

Santa Rita, Sa Carneiro, Pessoa, Almada - Amadeo - 葡萄牙现代主义未来主义者

再快点!再快点!

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并不以一个内向的艺术家的姿态来推迟时代的发展。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现代化的发展中,不惜一切加速推动葡萄牙发展,因为在朝气蓬勃、弱冠之年的他看来,一切都缓慢得令人绝望。他说,他的眼睛并不是他自己的眼睛,而是这个世纪的眼睛,与二十世纪凌乱嘈杂的节奏一致。这种思维在那时还只是初生苗头, 甚至连先锋派都还在静观其变,尚未大张旗鼓。

对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来说,艺术家的使命是去创造和实现现代化。方法是用设想成艺术作品的公众展示来浸透感官,尤其是视觉,并迎合大众口味。这并不是狭义上的宣传鼓动或政治艺术,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的雄心壮志是将现代化安装到公共空间里,以此来触发人们的反应。尤其在萨拉查政权的头五年,内格雷鲁斯发布了不少散文、宣言和公开信。

内格雷鲁斯在古本江博物馆的展览 - Une manière d'être moderne

对合作项目的狂热

心灵手巧的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并不总能让人捉摸。如果不能马上开一场展览,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做一个幻灯。这个模型如同一个缩影展示, 闪烁多变,在资源缺乏的情况下也能激活人们的视觉,直到随后能继续发展他的概念。像变色龙一样灵活运转使他能够多发试验、合作。在和其他艺术家相互模仿的过程中碰撞思维,对此内格雷鲁斯是内行。

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在与人合作的项目上做得很好。也因此,他和费尔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创办了Orpheu 杂志,并创办了《葡萄牙未来主义者》杂志(Portugal Futurista)以及其他数不胜数的舞台项目——芭蕾舞、歌剧和戏剧。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能成功,但是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换着做不同的事情:舞台设计师和作曲家、剧作家和编舞者、装饰师和舞蹈家。他和其他艺术同僚共处的时间多过自己独处的时间。也因此他和索尼亚·德劳内(Sonia Delaunay)成为了朋友,并保持了热情洋溢的沟通。

这些合作项目也让他能够慢慢地在艺术生涯和文学生涯之间做选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在写作和绘画上花的功夫不相上下。

古本江博物馆(Museum Calouste Gulbenkian)

在里斯本哪里能看到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的作品?

在古本江基金会(Foundation Calouste Gulbenkian)

古本江基金会的现代藏品中有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丰富的作品。顺便值得一提的是, 正是他1969年创作的壁画《开始》("Começar")在博物馆的大厅欢迎游客的到来。再2017年6月5日之前,请勿错过展览《荷西·德·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做一个现代人的方式》(“José da Almada Negreiros: A way of being modern”)。

更多关于展览的详情——古本江基金会

展览《荷西·德·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做一个现代人的方式》在古本江基金会开放至2017年6月5日。它将史无前例地展出大量尚未问世的素描和文件,通过这些文件我们可以追溯内格雷鲁斯多产的艺术生涯。

古本江基金会(Foundation Calouste Gulbenkian) —— Av. de Berna, 45A, Lisbon —— Metro Praça de Espanha ou São Sebastião

AlcântaraRocha do Conde de Óbidos 港口码头

Restos de Colecção

内格雷鲁斯还创作了位于Alcântara 和Rocha do Conde de Óbidos港口码头的上光花砖壁画。交通方式:到Alcântara Mar地铁站,或是坐172路巴士到Doca of Alcântara下车。

在四季酒店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酒吧(Four Seasons Almada Negreiros Bar)

最后,客人们可以坐在 四季酒店的酒吧里小酌一杯,欣赏几件阿尔马达·内格雷鲁斯 所做的壁毯。

Salon-Bar Almada Negreiros – Four Seasons Hotel Ritz Lisbonne – Rua Rodrigo da Fonseca, 88, Lisbon 1099-039